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亚马逊盗版门背后:出版商仅获惨胜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19
100

摘要:尽管发生于今年4月的亚马逊[微博]“盗版门”事件,已以亚马逊公司积极整改而暂告一段落,但这只是时下中国网络图书盗版的冰山一角。

[ 2010年,据原创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讨会调查,网络文学每年因盗版损失高达50亿元,网络文学正版收入仅为盗版收入的1/50 ]

尽管发生于今年4月的亚马逊[微博]“盗版门”事件,已以亚马逊公司积极整改而暂告一段落,但这只是时下中国网络图书盗版的冰山一角。

今年4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贝贝特图书公司通过对亚马逊后台销售数据的监控,发现亚马逊网站第三方卖家涉嫌销售该出版社热销盗版图书,其后,亚马逊“盗版门”事件曝光。

6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就亚马逊“盗版门”事件表示,国家版权局已于近期约谈了亚马逊公司相关负责人,责令其进行整改,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同时,对涉嫌发行盗版图书的北京盛世德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单位,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移转地方版权执法部门处理。

另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亚马逊“盗版门”背后,仍是网络图书盗版侵权普遍的现状,这也并非只是第三方卖家单方的责任。而仅仅在2010年,仅网络文学每年便因盗版损失高达50亿元,网络文学正版收入仅为盗版收入的1/50。

遭受“网络盗版”

“这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已经解决了。”当本报记者致电广西师大出版社相关负责人时,就亚马逊“盗版门”事件,该负责人并不想多说。

当然,时间如果往回倒2个月,该负责人或许就不会选择沉默,自亚马逊开始上线图书品类,广西师大出版社就一直与其合作, “毕竟亚马逊的平台还是不错的。”上述广西师大出版社负责人说。

但在今年4月下旬起,广西师大出版社发现自己出版的《看见》和《文学回忆录》在亚马逊中国的网站上一直默认由第三方卖家供货,售价大都在6折以下,每天卖出近千册。

知情人士表示:这个价格是很不正常的。

亚马逊直营的《看见》原价为39.8元,打7.1折以28.2元出售,之前一个第三方卖家却以4.5折的价格出售该书,比亚马逊直营要便宜10元。

为了取证,广西师大出版社在北京的分支机构贝贝特公司陆续购入《看见》和《文学回忆录》,购买的25册《看见》中24册是盗版,购买的 10册《文学回忆录》均为盗版。

就相关问题,广西师大出版社曾向亚马逊中国不同部门多次反映,并将购得盗版图书的店面链接地址、发货页面截图、所售图书等相关证据发至亚马逊中国多个部门及指定的投诉平台, 5月14日,未得到实质性解决,在此背景下,贝贝特选择暂停对亚马逊供货《看见》和《文学回忆录》。

相对于其他出版社,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这两本书,如果以上千册的盗版作为参数的话,其所遭受的网络盗版的经济损失并不算多。“文学艺术的图书遭受盗版并不是主流,更多的盗版是各大排行榜单上的畅销书。”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事实上,这种现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2008年11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盗墓笔记4》,该书前期销售业绩良好,但到同年11月底销售业绩出现异常下滑,经出版方查找原因,发现淘宝网上的网店正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格大量销售《盗墓笔记4》的盗版图书。于是出版方向该网店经营者和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出版方的诉讼请求是,要求上述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在公开发行的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

2009年,经一审判决,被告向出版方赔偿经济损失2000元。这是国内因网站注册卖家通过互联网销售盗版图书致使网站被判承担赔偿责任的首个案例。

但2000元的 “惨赢”并没有让网络盗版有所收敛。

2011年,面对再次席卷而来的图书盗版潮,作家们再一次坐不住了。由韩寒、李承鹏、南派三叔、慕容雪村等畅销书作家和沈浩波、路金波等5位出版人联合发起的“作家维权联盟”在北京宣布成立。联盟首个动作即是“左敲”百度文库,“右打”苹果网上应用商店。

“第三方”的责任?

但引发监管部门关注的还是发生在亚马逊网站里的网络盗版事件。

监管部门经过调查后发现,今年4月以来,亚马逊网站开始集中出现销售盗版书情况,涉及卖家36个、盗版书目20个,涉嫌销售金额10246元。国家版权局责令亚马逊对第三方卖家进行整改,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

就在6月,亚马逊中国对广西师大出版社投诉的解决方法,是关闭了涉嫌销售盗版图书的卖家店铺。

“现在,我们这两本书的盗版是没有了。目前状态而言,还是第三方的责任更多。”一位出版社负责人认为。

所谓第三方,也就是简单意义上的卖家。

在公开披露的信息中,北京盛世德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为了“知名度”最高的销售盗版图书的第三方卖家,不过,本报记者试图寻找该公司的最基本信息时,却完全查询不到。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网络盗版图书的优势与传统盗版图书是一样的——价格优势。

据本报记者了解,很多网上书店所卖的盗版图书不仅时间上与正版新书的发布时间一致,而且价格也大大低于发行价,有些第三方在出版社进行教材征订时,便同时打出了3折的征订广告。

“这对于出版社来讲是根本不可能承受的,虽然我们的利润不高,但网上盗版书店要比实体书店的书最少便宜2折,2折的利润放到任何行业都是高利润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百道网CEO程三国认为,网络图书盗版的利润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因为读者只有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才会购买此类图书,获利的空间不大,“但不可否认网络图书盗版的危害。”

目前国内销售图书的电商网站主要有亚马逊、当当网[微博]和京东商城[微博],而亚马逊是三家中唯一开放图书业务第三方卖家平台的公司,第三方在进驻前,亚马逊中国通常要审核这些卖家的资质,从亚马逊官方网站公布的《资质要求》来看,只要是合法注册的内地企业、能够开具销售发票、具有全国配送能力就可以申请在亚马逊开店。

不过,亚马逊明确表示,任何可能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书籍、游戏、音像制品、资料和软件,均不得销售。

诸多业内人士认为,亚马逊中国对其第三方平台的不法商业行为,有不可推卸的监管之责。

亚马逊公司收到整改令后,正在按照国家版权局要求积极进行整改:一是永久关闭36家涉嫌销售盗版图书的卖家店铺;二是提高畅销书第三方卖家门槛,建立卖家认可制;三是建立绿色通道,及时快速对版权方和客户的投诉作出反应;四是加大对第三方平台的监控和惩罚力度。

重建分配模式

事实上,关于网络售书的监管同其他商品电商监管,一直都是带有挑战性的难题。今年5月,国家工商总局特别召集全国12家网络企业举行了一场网络监管座谈会,而我国的《电子商务法》已列入全国人大财经委、法工委的立法日程,正在起草中。

“这是大势所趋。”中文在线法律顾问阎律师告诉本报记者。现在网络盗版要比想象的严重得多,网络图书盗版一是在传统模式下,二是在网络平台上。

“我们的图书在四大网络平台上的销售目前已占到我们总利润的10%,我们与包括亚马逊等平台是有一个分成比例的,但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可以肯定的是,网络图书盗版肯定侵犯了我们的利益,这个利益的大小势必随着我们在网络渠道上的销售量的增加而加大。”一位出版社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日前,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2012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数字出版收入在全行业占比首次突破10%。

据上述《报告》统计,我国数字出版实现营业收入1935.5亿元,较2011年增加557.6亿元,增长40.5%,电子书、数字期刊、数字报纸的营业收入增长52.6%,超过数字出版整体增长速度,表明传统出版数字化转型的效果日益显现。

而以原创文学为例,2010年,据原创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讨会调查,网络文学每年因盗版损失高达50亿元,网络文学正版收入仅为盗版收入的1/50。

对于盗版的预防,程三国认为首先对第三方平台的资质要严格把关;其次,要加强对网络书店的监督和监管。

原新闻出版总署对网络商店销售图书等出版物则有明确规定,要求销售出版物的商家要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网络书店或网络商店等销售平台,对从事出版物网络销售的第三方,必须核实其资质。对没有“许可证”的店家,必须禁止其从事出版物的销售。

推荐阅读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