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首印数”会变成20世纪的文物吗?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20
130

摘要:“首印数”曾经一度是出版商们言必提及的术语,然而,随着书业的模式变革特别是电子书的发展,“首印数”是否已然过时?出版商们对此争论不一。媒介即信息,术语也是信息,它的去留也许正代表了图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美国《出版商周刊》对此作了采访和评述

“首印数”曾经一度是出版商们言必提及的术语,然而,随着书业的模式变革特别是电子书的发展,“首印数”是否已然过时?出版商们对此争论不一。媒介即信息,术语也是信息,它的去留也许正代表了图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美国《出版商周刊》对此作了采访和评述,全文如下:

几十年来,“首印数”(first printing)一直都是一个出版商们会在预印本上醒目地标出来、在目录页上加黑标注、对记者们吹嘘的数据。尽管该数据的水分是众所周知的,但它依然是 出版商们表达对新书预期的一个绝佳方式。而如今,电子书在发布重点新书的销售量时甚至只报实际销量的50%,图书首印数不但在不断减少,就连“首印数”这 个说法都显得越来越过时了。问题在于出版商是否有另一个术语来代表他们对书单上不同作品的定位。

西蒙与舒斯特集团公关部部长亚当•罗森伯格(Adam Rothberg)说:“首印数远不像以前那样重要了。”他指出,对于21世纪的出版业而言,就连“纸质书”这一形式都是“过时”的了。罗森伯格承认:出 版商“必须想出新的方法,向网络领域的读者和交易方表明自己有好的作品。”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出版社销售主管说,在他看来,事情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一直以来,出版商对首印数的解读都不尽相同——一本首印数为10万册的 图书对于兰登书屋的意义和同样印数的图书对阿歇特出版社的意思是不同的——该主管称,传统意义的图书首印数是一种“意图声明”,而如今它仅仅变成了对电子 书销售计划的一种解释说明。这位内部人士解释道:如今一本首印数为30万册的图书,其实际印数很可能是20万的纸质图书外加预计10万电子书销量的总和。 有人提出“印数”(printing)这一说法是否不太合适,因为它不但预测的是数字格式的图书,而且是对其销量的预测,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该主管表示,他 并不认为“印数”这个说法在出版领域会就此消失,“它也是在不断变化和发展的。”

当然,也有人认为该说法应该更新。一个声称要迎接数字时代的产业一直墨守着根深蒂固的老说法确实比较奇怪。麦克米伦的销售主管艾莉森•拉扎勒斯 (Alison Lazarus)说,她和同事们已经在内部就“首印数”这个不合时宜的说法讨论了一段时间,她认为出版业确实需要一个新的标准。拉扎勒斯指出,首印数在传 统上是出版商们用来对名单上某部作品的重要性进行定位的,该数据仍然非常重要。为了达到该目的(确定作品的重要性),麦克米伦在内情报告中不仅会标出首印 数,同时还会附上该作者最近一部作品的电子书销量,拉扎勒斯建议将首印数的说法改为“首轮销售”(first units)。

一家大型图书发行公司及其销售代表称,他们承认首印数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个“虚构”的数据,不过该数据对区域销售代表们仍具参考价值。“根据销售渠道的不同,我们仍然会利用[该数据]让买家了解某一作品的重要性。”

作为对众多出版商的回应,企鹅出版的精装书销售主管迪克•海夫南(Dick Heffernan)说,公司采取了一种灵活的新政策——将作者的纸质图书销售业绩和电子书销售记录结合起来,而不再提供首印数,他说,“这样一来纸质版和电子版两个因素就结合起来了。”

尽管出版商们可能在想各种法子使算出的首印数最大化,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越来越不愿意分享这一信息了。首印数正逐渐从版权页和目录页上消失,出版商们也越来越不愿在记者面前公布首印数据了。

诺普夫(Knopf)出版的保罗•博加兹(Paul Bogaards)说,确实需要另一种形式将首印数取而代之,并使之成为出版商即将发布的重要作品的风向标。“预付款肯定可以作为一种主要形式,但是我们 从未讨论过。营销预算也有指示作用,但我们也没有讨论过。起作用的往往是一些形容词,例如‘它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 不过我认为这对记者来说是根本不够的。”博加兹说,对于这一点大家“还没有形成合意”,即使首印数这一形式已经不再适用了,但大家都还在用它。“我们依然 会为不同作品分配不同的首印数,”他说道,即使这种做法“并不适合现在的市场”,我们还是在这样做。

推荐阅读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