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图书市场频现名家“改编书”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20
134

摘要:现在一些名家出书,封面上自己的名字之后,还要拖一个“改编者”,让人一时弄不清楚这书究竟是谁写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场“改编书”的署名游戏中藏着隐情,里面闪现着偷梁换柱的影子。而这场自作聪明的游戏,已经给名家声誉带来了致命打击。

现在一些名家出书,封面上自己的名字之后,还要拖一个“改编者”,让人一时弄不清楚这书究竟是谁写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场“改编书”的署名游戏中藏着隐情,里面闪现着偷梁换柱的影子。而这场自作聪明的游戏,已经给名家声誉带来了致命打击。

现实:“谁是作者”云里雾里

最近一阵,名家出书署名也变得大有讲究。著名写手天下霸唱推出了他“重现经典”的新作《鬼吹灯之湘西疑陵》,封面赫然印着“天下霸唱原著,御定六壬改编”。这让读者大为不解——既然是“著”,那天下霸唱理应是这部新小说的原创者,何来一个“改编者”?

一时间,读者争相猜测“御定六壬”何许人也。有说“御定六壬”其实就是“御定六人”,是一个天下霸唱认可的6人写作小组。但无奈官方披露太少,“御定六壬”至今还很神秘。不过记者发现,天下霸唱与“御定六壬”的合作,其实早在2011年8月就开始了。在《鬼吹灯之湘西疑陵》之前,他们还合作了3本书,封面全部标着“天下霸唱原著,御定六壬改编”。

耐人寻味的是,这种蹊跷的“改编书”署名游戏,还不仅仅是天下霸唱一人在玩。几个月前,著名作家严歌苓出了一本新小说《娘要嫁人》,封面署名就是“严歌苓著,源子夫改编”。此外电视红剧《如意》的同名原著小说印的也是“吴牧耘著,苏无衣改编”。

记者注意到,现在此类“改编书”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谁是作者”这个原本一目了然的问题,现在真的有点云里雾里。

隐情:“改编书”=公开代笔?

其实此类“改编书”的要害不是“著”,而是“改编”。已经有资深“鬼吹灯迷”考证,《鬼吹灯之湘西疑陵》等4本小说绝对不是天下霸唱一人所写,而且可以说,这些《鬼吹灯》续作水平,和之前原著相去甚远。还有一种说法是,天下霸唱制定了提纲,“御定六壬“完成了写作。

名家的这些“改编书”署名游戏,引起了读者的愤怒。资深盗墓小说读者“漫科”就发帖撰文《代笔之痛,霸唱不再》,直指“天下霸唱著,御定六壬改编”的实质就是“御定六壬代笔,天下霸唱知道这件事”。他们认为,以往“代笔者”都藏在名家的背后,现在则以“改编者”的身份走到台前,代笔变得公开化了。

对于书市上日渐增多的“改编书”,出版人吴科提醒记者注意这场署名游戏背后的逻辑。“如果一本新作是名家一人所写,那这些名家是断不会允许封面上有‘改编者’出现的。他们之所以允许出现‘改编者’,就是因为这书不是自己一人完成,甚至绝大多数不是自己写的。”

吴科告诉记者,其实一些名家拥有“创作团队”之所以让“创作团队”走到前台,反映了名家的一份两全心理:一方面,免得有朝一日“代笔内幕”被挖,自己很被动;一方面,一旦读者对作品质量产生质疑,可让“改编者”当替罪羊。在这样“周全”的安排之下,忙碌的名家们卸下了写作的一部分重担,并同样可以拥有新作带来的名利,可谓两全其美。

而事实上,由于对作品缺少把关,“改编书”正在极大地摧毁名家之名。已有不少冲着“天下霸唱著”买了《鬼吹灯》续集的读者,表达了他们的失望。这场署名游戏可能最终演变成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闹剧。(郦亮)

推荐阅读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