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数字出版是编辑发现作品做出好书的过程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20
85

摘要:当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建立数字发行平台,让更多的写作者得以冲破传统出版流程的重重壁垒进入到更民主化的作者队伍中后,出版社与其他自出版平台的竞争力,仅仅是他们在原有的大旗之下,创立了新的自助品牌,开闸释放更多形形色色、鱼龙混杂的产品去冲击读者的视

当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建立数字发行平台,让更多的写作者得以冲破传统出版流程的重重壁垒进入到更民主化的作者队伍中后,出版社与其他自出版平台的竞争力,仅仅是他们在原有的大旗之下,创立了新的自助品牌,开闸释放更多形形色色、鱼龙混杂的产品去冲击读者的视听吗?还是保守传统出版合同中的精髓,推出灵活却不丢失出版商的灵魂的自助服务体系呢?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而本文中不同的出版社也正在选择走不同的路。

为庸俗小说添上花俏的封面以取悦读者,老牌出版商已沦为以媚俗换取流行标签的投机分子。他们死守印刷至上的传统价值观,无怪乎出版业被喻为行将消失的行业。是时候跳出传统的圈子,和一群玩转虚拟游戏的数字原住民在租来的廉价小仓库里开启新世界了。

对于坚守大众出版阵营的勇士(恐慌混杂在纸墨的香气中,充斥他们的嗅觉细胞中)来说,数字出版大有前途。首先,建立读者和作者都信任的品牌;其次,专注于某一领域,邀一位主事负责编辑工作,提供产品支持。一开始要靠知名作家打开市场,根基建立之后,可吸收未与人签约的自助出版者或纯为利益驱动的写手加入进来。

兰登书屋是最早全方位采纳数字独版发行的先驱之一,其它还有Hydra(科幻小说和幻想类作品)、Alibi(神秘类和惊悚类)、Flirt(成人类或软色情类)、Loveswept(浪漫类和女性小说)四大品牌。英国出版商禾林旗下有Carina(包括多个流派)品牌,小布朗则与Blackfriars联手,打破惯例专注于文学和非虚构类小说。仅今年6月,企鹅、肯辛通(美国著名电脑外设厂商——译者注)、F+W传媒、哈珀•柯林斯和布鲁姆斯伯里都宣布将推出或拓展数字业务。民主、高效、成本低,加之作者支持和品牌效应,数字出版无疑是一块诱人的蛋糕。

近来还有几件事值得一提。其一是Hydra的“霸王合同”,因不提供预付款、扣减编辑和设计费用、保留版权期限决定权等等为人诟病;其二,独立作家联盟主管奥娜•罗斯在有关数字时代写作的文学咨询会议上恳请作家们,千万要“谨慎”对待“新的出版方式”。不妨多关注出版业新闻,静观局势变化。

“很容易想明白为什么这一选项吸引出版商,”罗斯解释道,最近,她出版了一本面向作者的独立作家联盟手册,名为《2013自助出版服务选择指南》。“相比于出版传统的纸质版,只发行电子版能够以更低的花费将书推入不断增长的市场,获利也更丰厚。不过,从作者的角度来看,此举局限性多多,带来的好处难以匹敌自助出版的优势——通过格式、出版时间和定价来控制;创作自由;更优厚的版税。作者们需要仔细思考:获取了哪些附加值,并详尽了解合同的条款和条件,掂量掂量这与自助出版比孰厚孰薄。”

不过,这只是未来更多样的出版举措之一吗?我们该看在出版商努力寻求折衷办法的份儿上,给他们投信任票吗?很显然,理想目标和现实手段大相径庭。 “Blackfriars契约是非常传统的出版合同,”乌苏拉•道尔如此解释,她是Blackfriars的共同创办人,也曾是Virago的编辑。“我们购得的版权——目前到手的都是永久著作权,不过某些情况下存在著作权的继承权问题——我们向作者支付报酬、预付稿酬,并承担所有费用。”

谈到Blackfriars的诚信,道尔满怀热忱。“Blackfriars涵盖的只是电子书中很少的一部分,是我们悉心整合其他文学作品名单所得。Blackfriars中的图书都经过细心编辑、精心设计,所有的书都采取同样的方式出版发行。我们有专门的人员通过连载、书评和采访多渠道进行图书宣传,上周《观察者评论》用四个版面连载了本杰明•安纳斯塔斯的书评Too Good to Be True。我们旗下所有作者的著作都能得到合理报酬,每人都有代表作。数字独版发行为那些可能被纸质出版拒之门外的好书提供了机会。”

对于这一契机,部分作者因没注意到这些附属细则气得跳脚,有些则为新的灵活出版方式欣喜不已。艾米•伯德刚刚与Cairna签了一份三本书的合同,首部小说《你的就是我的》(Yours Is Mine)七月发行。在此之前,她的出版之路被传统出版的重重壁垒所阻。

伯德认为这份合同公平合理,编辑费、市场营销费、设计费一概不收,而且如果条件符合的话,七年后版权会回到作者手里。“合同没有七位数的预付稿酬,”她说,“而我也并不需要,因为在创作的同时我还做兼职律师。版税我能拿到五成,这挺合理的。最重要的是,没有杂七杂八的收费事项。”

她认为,人们对这个行业有很多误解。“数字出版并不是把书一股脑儿丢到Kindle里。就我个人经历来说,数字出版是富有才华的编辑发现好作品并协同作者将图书做到至真至美的过程。在与Carina英国公司的合作中,传统出版的流程一样都不少:反馈结构性修订的详细建议;全文审稿;商讨书名、封面装帧设计和市场营销细节。数字出版最令我惊喜的是,我二月下旬提交了书稿,七月中旬书就出来了。数字化并不适用于每个人,但我多年浸泡于推特、博客等网络平台,选择数字出版方式再自然不过。”

有关图书版本仍然是众说纷纭。直到有一天,出版商源源不断地推出好书,作者出书和读者买书都能够合理自由地选择,尘埃才能最终落定。经沐风雨,才得见彩虹。我们允许出版商走一些弯路,但不要给媒体以口舌陷自身于不利,也不要因部分失利而产生退意。唯此,出版业的未来才能逐步成型,尽管并不完美,但前进的勇气犹在。

推荐阅读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