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图书馆:信息时代的价值重构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20
89

摘要:“2013第十届数字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会”和“2013中国高校图书馆发展论坛”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在6月举行。两次会议中,如何应对图书馆面临的现实挑战是与会人员密切关注的话题。

无声袭来的危机

“2013第十届数字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会”和“2013中国高校图书馆发展论坛”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在6月举行。两次会议中,如何应对图书馆面临的现实挑战是与会人员密切关注的话题。

信息技术的浪潮中,图书馆正面临一场无声袭来的危机。这场危机的引发者是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早在1978年,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教授兰开斯特便在他的著作《通向无纸信息系统》中预言,在电子信息时代,原由图书馆员开展的信息服务工作可由读者自己直接进行,届时,图书馆可能“消亡”。基于对未来前景的不安全感,2012年,哈佛大学图书馆改革重组的消息不仅在哈佛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在全世界的图书馆界引起不小的震动。

哈佛大学的图书馆非常庞大,拥有73个图书馆,一直非常重视图书馆的发展与应用,人员充足,资金充沛。但信息时代让传统的图书馆受到不小的挑战——许多过去需要用人力来解决的问题现在计算机就可以很好地解决。同时多年来,这个庞大的机构多少有些冗杂,资源有重复建设的现象,经费分配不尽合理,管理也不尽人意。有的哈佛人也质疑:哈佛大学真的需要那么多图书馆吗?

在经历了2年的咨询、准备期后,哈佛管理层开始着手改革。重组计划按照馆藏需求、内容、服务领域和特定活动,把73座图书馆分成5组,统一在“哈佛大学图书馆”之下,同时采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和装备,并且,哈佛大学还加入了“借书合作伙伴”计划,与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MIT、耶鲁等8所大学的图书馆互通有无,此外开始提供App下载和手机访问业务。

改革是沉重的,哈佛这次改革的负面后果就是一些人的失业。基于此,哈佛大学最大的图书馆怀德纳图书馆资源共享部负责人兼作家汤姆·布鲁诺发表博文,将哈佛大学图书馆的改革称为“大屠杀”。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相关人士撰文表示,“哈佛图书书馆的同仁们在经历着‘阵痛’,但是改革之风势不可挡。”

变革将迟早来到

正所谓“船大难掉头”,哈佛当然也意识到,图书馆势必会发生变革,与其晚不如早。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在给全校的公开信中指出这次变革的根本原因:哈佛大学图书馆若要把20世纪的荣耀延续到21世纪,就必须做出一些变革来适应新时代。

那么,如何看待图书馆正在发生的变革?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姜爱蓉认为:变革已经在我们身边发生,现今图书馆的部门和岗位可以说普遍被注入了新内容和新元素,作业流程日益采用新技术和新方法。一些图书馆员的传统岗位自然减员,一些图书馆员的新角色不断出现。“20年前,清华图书馆的纸本期刊阅览服务分四个组,外文现刊、外文过刊、中文现刊、中文过刊。随着时光演进,电子期刊逐步取代了纸本期刊。现在清华图书馆有6.5万种电子期刊,纸本期刊只有2000多种,纸本期刊阅览服务合并为一个组。原来的期刊图书馆员转入新的岗位。”

姜爱蓉提到,“以前图书馆的发展由馆长和馆员做主,现在正在向读者行为驱动过渡。”近年来出现的由读者做主的电子图书采购(Patron-driven Acquisition, PDA)、图书馆的自助服务、“大家的图书馆”等等都在呈现这种过渡。比如,在PDA模式下,电子资源提供商通过对用户行为数据的分析,直接将试用中被浏览并达到触发条件的电子书纳入购买清单。“这样,图书馆可以避免出现购入低借阅率和零借阅率图书的弊病,但也减弱了采访馆员做主资源建设的局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电子图书提供商还在开辟直接面对终端用户销售和借阅电子书的渠道,旨在跨过图书馆直接面对用户,这些都给图书馆带来新一轮的冲击和挑战。“未来发生的变化,现在甚至无法预料。对于图书馆来说,关键要解放思想,跟上时代的发展;要关注新技术发展、关注读者的信息环境、关注读者使用的信息工具,在新信息环境下产生新的生长点,形成新的服务能力和竞争力。”姜爱蓉说。

在这个快节奏阅读的时代,高校图书馆以它的“慢”与宁静仍然吸引着许多潜心学习的大学师生。但是,与传统图书馆相比,现代图书馆发生几大变化:从物理图书馆服务到泛在图书馆的转变:图书馆服务打破时空界限,用户在哪里,服务就在哪里;从印本文献服务到网络资源服务的转变。越来越多的资源是数字化网络化的;从馆员中介服务到用户自助服务的转变;从普遍服务到个性化服务的转变;从单向的用户服务到用户参与的服务的转变;从单一的图书馆服务到协同共享服务的转变等几个大转变。

那么,在这种变化下,图书馆的未来发展之路如何进行?

视野决定未来

美国密歇根大学前校长,提出并实践了媒体联合体的杜德斯达特曾经说过:在一场大变革期间,领导大学是另外一回事——它有点象一辆失控的汽车在冲向悬崖时要控制住轮子一样。这话听起来似乎危言耸听,但正是因为有这种巨大的危机感和伴随危机感产生的勇气,杜德斯达特能够充分利用起信息技术,开辟了一个成功的试验田,并一举开创了信息时代新大学的范式。

大学图书馆同样如此,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如何对图书馆的未来作出规划,需要的是图书馆人,尤其是图书馆馆长的智慧和对趋势的把握能力。

那么,目前的图书馆应当如何应对挑战,从现在开始为图书馆充满生机的明天打下基础?图书馆馆长们不约而同提到“视野”。他们认为,图书馆必须以莫大勇气开创新视野。而开创视野的前提是认识到:信息是资源,空间是资源,人也是一种资源。

视野之一

:重新挖掘图书馆作为空间的价值。图书馆在过去是文明的象征、大学的地标,现在图书馆的意义还在不断丰富。它还应当是一个文化启迪的社交与智力空间,鼓励竞争与合作,鼓励思考,它是大学的指路明灯,它也是知识的实验室。总之,图书馆要经历从“书”的图书馆到“人”的图书馆的转变。

当图书馆一旦意识到人是空间中最有价值所在,他们的行动非常迅捷,对空间的再造成为潮流。

国内外高校纷纷对图书馆重新改造,从用户使用角度营造复合型学习空间已成共识。同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陈欣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图书馆服务的范围不断在扩大,同济大学非常注重发挥图书馆文化传承功能。为此,图书馆在空间改造之前做了仔细的调研,并在空间设计、布局、设施配备和活动策划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我们试图把图书馆变成一个文化传播的平台,而不再仅局限于过去的文献借阅服务。”同济大学图书馆还打算推出一些新技术的展览区,比如,最近几年很热的3D打印术将会在图书馆有一席之地,学生们可以现场了解和体验这些新技术。

视野之二

:重新思考图书馆的社会角色,挖掘图书馆的“社会价值”,使图书馆能积极参与到用户的价值创造过程之中。这方面目前图书馆主要在做的是针对院系的学科服务。比如,通过文献统计的方式分析院系在国际或者国内大学中的竞争力。“你已经做到全球位于什么程度,哪些方面是优势,哪些方式还有欠缺?”主要就是把学校的各个学科在全国或全球进行横向比较,用一些指标,如发文、专利各个方面进行衡量。以此推动各个学科的发展,并为高校做此方面的决策提供依据。这也是一些实力雄厚、有远见卓识的图书馆在做的事情。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图书馆与信息网络中心非常相似,他们都作为高校公共服务平台,希望在信息技术时代能通过参与到学科以及学科人员的价值创造中来实现自身价值。信息网络中心也一直努力为学校的发展和决策提供信息支撑。目前来看,信息网络中心除了提供整体的服务,也非常重视对个体的数据追随及服务。比如,一些学校信息网络中心在做针对某类学生的追踪,追踪其在大学四年的各种数据,观察其成长路径等。

同样,针对个体的学科服务很可能是未来的方向。 “图书馆可以为老师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服务?如果他在做科研项目,我们是否可以为他提供科研数据,是否可以告诉他目前本校还有谁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是否有一个机制帮他找到合作者?如果他是普通教师,我们是否可以提供给他关于他职业发展中所涉及的评鉴标准?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清晰的进阶脉络,告诉他们在每一个阶段需要做哪些工作?这就是我们的新价值——通过帮助用户创造价值来实现我们的价值。”业内人士指出。

视野之三

:挖掘图书馆馆员的潜力,提供读者离不开的新型服务。因此,图书馆的服务必须以用户的需求为出发,还应当有创新性。

国外一些服务可能会给我们一些启发。比如,康奈尔大学图书馆做了一个本校的科研社交网络“VIVO”。源于馆员观察到:研究人员即使都在本校,但仍然不知道其他研究者的研究方向,因此他们可能会做重复性的研究,或者他们还为找合作伙伴伤脑筋。因此图书馆就做了一个校园研究者的社交网站,把每个研究者的研究方向等内容放上去,为研究者们搭建了一个桥梁。

另外,图书馆服务应当适当从“图书馆决定”向“用户决定”转变。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教授表示,“过去我们总是自己来为读者选择。我们有缺陷的选择限制了用户的视野和需求。假如我们倒过来,创造一种特定的环境让用户利用,然后再选择性地保存呢?关键就在这里,我们必须改变强加给读者的‘选择’方式了。” 我们意识到,越来越多的高校图书馆已深谙此道。南京大学刚上线五大创新应用,其基础就是针对各类用户所做的用户调查。

“读者期待全方位地利用图书馆。”姜爱蓉介绍说,国外很多图书馆设立了地理信息图书馆员,提供地理信息的数据服务。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一个信息空间提供几百种正版软件的使用和技术咨询,这个职位的图书馆员要熟练掌握这些软件,并能辅导读者使用这些软件。但与此同时,读者对图书馆的这些新需求给图书馆带来很大压力。“未来的图书馆需要是学科方面的专门人才,知识组织的专门人才,信息技术的专门人才以及数据处理的专门人才。”她说。

以勇气迎接挑战

随着图书馆外部环境和内在需求的变化,图书馆内部人员配置也正在发生不小的改变。图书馆在转型期,原来的劳力工作被淡化,需要的是“智能化”馆员,做好学科服务和元数据处理。新的形势对图书馆馆员的要求也在改变。传统的以图书馆学专业为主的队伍正在逐渐改变成为学科专业为主。而且,系统部的重要性愈加重要。

“美国一流大学学科馆员大都有专业博士学位,过去五年强调增加学科馆员数量。”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副馆长李欣介绍说。这种情况也同样适用于国内。最近几年,学科馆员深入到学科中,参与到学科的发展与价值实现中,而IT人员分布到读者服务和馆藏管理的前沿,以促进技术与服务的融合创新。

图书馆的变革也势必对馆员个体产生一定影响。在这个过程中,馆员将从传统的慢节奏转变成为快节奏,适应新形势下的图书馆。而信息时代给予图书馆的不仅是挑战,也是机遇。对于每一位在积极探索和思考的图书馆馆长来说,读者才是图书馆最大的资源,只要围绕着读者去做,图书馆面临的是机会而不是挑战,正如谷歌并不是高校图书馆的天敌,而有可能成为合作伙伴。

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馆学科咨询部主任初景利教授在一篇名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图书馆新消亡论论辩》的文章中总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规律不仅适合自然界,同样也适合图书馆。如果图书馆不能适应信息环境的变化,不能适应用户需求与行为的变化,那么图书馆必然被抛弃、被取代,必然走向消亡。所以,图书馆必须通过确立融入数字化战略、嵌入教学科研过程、提供移动服务、创新学科服务,重新定义图书馆的发展战略,重新确立图书馆的职业特征,将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置于图书馆的核心业务之中,构建真正的以用户为中心的业务模式与管理机制,重构适应数字环境的新型图书馆范式。

“从未来发展的眼光审视图书馆变革创新的需要,对图书馆实施结构和功能的改造。这对图书馆而言, 一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也只有经历浴火重生,图书馆才有可能为自己创造一片新天地, 图书馆才会有美好的未来。”相关人士说。

推荐阅读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