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图书馆应该是家的模样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6-22
115

摘要:作为一名图书馆人,也作为图书馆学的学习与研究者,笔者较长时间(10余年)一直试图弄清一个问题:民众有多需要图书馆?

作为一名图书馆人,也作为图书馆学的学习与研究者,笔者较长时间(10余年)一直试图弄清一个问题:民众有多需要图书馆?子问题可以为:民众需要图书馆吗?需要的程度如何?民众所需要的图书馆应该是什么样的?图书馆及其主管部门如何应对?

基于笔者的见闻,坦白地说,个人感受不到民众有多需要图书馆。图书馆的存在似乎更多是基于一种“被需要”———比如作为一级文化机构这一制度安排。

在我的故乡,一个 18000余人的较为偏远的乡村里,公祠建设风生水起,近几年建设了若干大大小小的公祠,但未曾听说建有乡村图书馆,这些公祠自然也与图书馆毫不相干。 2006年,我就曾写过《公祠图书馆化的构想》,如今看来只能是构想而已,故乡人看了兴许会认为我纯属痴人说梦。在我生活的城市,这是一个地级市,有一所号称“国家一级图书馆”的公共图书馆,但该馆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所高级中学的附属图书馆,距离(不仅仅是物理距离)民众甚远。它离我生活的小区很近,我经常路过,但多年也未走进去过。在我就职的某高校图书馆,对于多数学生而言,图书馆或许只是自修场所。对于多数教师而言,他们只偶尔利用一下限于“校园网IP范围”的可用的数字资源,对实体图书馆很少亲近甚至从不去亲近。

作为一名图书馆员,民众对我的需求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笔者所在的某高校图书馆的服务对象仅限本校师生。偶尔会有教师读者因为借阅的图书过期而向我求助,希望“托关系”免予处罚,但很惭愧,我无能为力。笔者所在城市的市社科联工作人员曾辗转找到我,问是否可以帮忙办个读者证。但我咨询了一下,无法办理,除非有特别许可。众多亲友,自然也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除非在写职称论文时委托找相关的文献。

“从上个世纪中期公共图书馆开始在中国兴起至今,中国公共图书馆事业作为为民众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公共事业,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然而,是什么因素造成民众与公共图书馆之间的距离?民众自身对公共文化服务权益的意识淡薄和图书馆服务方向的偏差,成为了多位关注、研究中国公共图书馆专家对‘民众与公共图书馆之间产生距离原因’的共识……除了民众意识中还没有形成对图书馆的不可或缺之外,另一方面,公共图书馆一直都是在被动地服务民众。”这是《南方日报》记者陶达嫔几年前在《让公共图书馆真正走进民众》中的一段话,现在也许还适用。

国外图书馆的情况如何呢?学者冉云飞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到过国外的人,都知道国外的图书馆是如何方便民众的。哪怕你是外国人,去图书馆查阅也是异常方便。而且图书馆的布局非常立体化,国家图书馆、州立图书馆、大学图书馆、社区图书馆、私人图书馆、专门图书馆等,应有尽有,遍布各州之城乡,形成相当密集的知识网,让民众可以随时随地去吮吸知识的甘露,在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之外,完成到图书馆去学习的社会教育。公共图书馆是用纳税人的钱建立起来的公共资源,是政府作为公共利益的托管者应该给民众提供的公共产品,任何公民均可以在规定的开馆时间内随意查阅(除对有些文物类书籍稍有限制外,但在国内这很容易成为一个借口),这是公民不可剥夺的求知权利。再看国外图书馆的服务与便利,真正为纳税人、为读者服务的态度,也是我们望尘莫及的。以上为“宏观”概述,下边还有一个“微观”实例,见于台湾学者涂翠珊的《图书馆,在芬兰小城市发着光》。文章里说:芬兰西部的塞纳约基小镇中心有一座图书馆,该图书馆“家的感觉,不只来自图书馆本身的氛围,也来自人们的行动”。图书馆员会在馆中演戏给孩子们看,而当一位资深并深受喜爱的图书馆员即将退休时,图书馆还特别邀请市民在他退休当日来创一日借书的纪录,结果创下了当日借书6000余册的纪录,许多民众还特地前来感谢他几十年的付出。几年前,小镇的政府决定在旧馆后面再建一座新馆,两馆相互呼应。新馆动工前,“关心图书馆的民间团体举行公开讨论会,邀请镇政府官员、新图书馆的建筑师和有兴趣的民众一起来讨论新旧图书馆的空间如何安排才能真正服务并照顾到多数民众的需求……民众与图书馆员的声音,被决策者清楚地听见并且采纳”。“从新图书馆的空间安排上,也可以看出他们尊重民众,并以人为出发考量的设计原则:青少年的书和音乐馆在同一区,此区还包括青少年资讯服务中心,甚至还有音乐室,可以让人们轻松地在里头休息听音乐。图书馆外部,有大型停车场,图书馆内,则有免费的无线网络。芬兰的图书馆一向不只是图书馆,还是人们可以前来活动、听音乐、休息的地方,而塞纳约基的新图书馆,也希望能成为城市居民的客厅与工作房,一个在城市中心的家。”。新馆开馆前,许多民众集结在门口翘首等待,“几乎半个城市的人都集合到新的图书馆”。这个故事的讲述者为塞纳约基小镇的普通群众,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该镇群众对图书馆的热爱,且因图书馆骄傲与自豪。

总而言之,民众需要家一样的图书馆。小说家、散文家和诗人博尔赫斯1955年被任命为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时在《关于天赐的诗》中写道:“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此时此刻,我在想:图书馆应该是家的模样。也就是说,从需求方面讲,在尊重知识、尊重科学这一前提下,去图书馆应该属“家常便饭”,那里既有家的温馨,又有知识殿堂的庄重。达成此共识,再进一步探讨其管理与服务。我的家,我的天堂,让公共图书馆真正走进民众,任重道远。
推荐阅读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