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大师官方网站

学者通过自助出版平台可以日进斗金

作者:
许红
最后修订:
2017-05-12
122

摘要:大众市场的自助出版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但学术出版领域是否也可成为自助出版的沃壤?出版品牌、细致的审编,以及严格的评审制度形成的一层层滤网,让动心于自助出版的学术作家们不免徘徊。

大众市场的自助出版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但学术出版领域是否也可成为自助出版的沃壤?出版品牌、细致的审编,以及严格的评审制度形成的一层层滤网,让动心于自助出版的学术作家们不免徘徊。一些拥抱数字出版的年轻学者通过实验,增加了对学术自助出版平台的深刻理解。

在申请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修辞与写作学”教授职称期间,克莱?斯皮纳兹(Clay Spinuzzi)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2003)和剑桥大学出版社(2008)出版了两部学术专着。去年1月份,他又顺利出版了学术生涯的第三本书——《拓宽视域:如何研究、诊断和修复组织中的信息流》(Topsight: A Guide to Studying, Diagnosing, and Fixing Information Flow in Organizations)。那么这本书的出版方呢?哦,是他本人!

斯皮纳兹使用了亚马逊的“创作空间”独立出版平台(the Amazon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出版该书,而且在出版过程中,仅花费了几千美元的排版费和文字编辑费。算起来,他只需卖出300份电子书就能赚回出书成本了。这是因为他可以得到相当高的版税:每本电子书定价大约7美元,比按需出版的平装书价格稍贵。这样,即使只卖出1500个副本,他也能赚到1万美元。如果这本书一跃成为亚马逊网站上学术专着板块的最佳畅销书——即销售量突破1.5万本——斯皮纳兹就能轻松入账10万美元了。

这些数据推测来自亚马逊创造性的版税设置。对于定价在2.99美元以下或9.99美元以上的自助出版电子书,亚马逊只为之支付35%的版税。但对于那些定价在2.99美元到9.99美元之间的电子书,作者可以获得70%的版税。这一举措的用意是把电子书的价格维持在传统出版商所希望的范围内,以保护大众阅读市场及平装书市场,这也保障了亚马逊自身的印刷书销售业务的赢利。

读者消费趋势从印刷书到电子书的转变可以说是给了美国图书出版业当头一棒,但我们又不得不面对它——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出版界就已经在孜孜不倦地寻求摆脱这一窘境的办法了。

文学类和大众小说类的印刷书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销售危机,这种危机也已经蔓延到了学术出版领域。进入21世纪,许多处于中游地位的作家要么无法拿到图书的再版合同,要么由于稿酬过低而无法继续创作。而对于一名刚进入创作界的新作家而言,想要依靠出版小说谋生几乎是不可能的。

庆幸的是,这五年来,数字出版迅猛发展,它造就了一些自助出版的百万富翁,并为那些中游作家带来了新的曙光——这些作者正在通过重新包装自己的作品(即把自己的作品数字化)谋生。亚马逊在自助出版领域有不少竞争对手,相比于2006年,它的竞争对手已经翻了三番。自助出版的商业模式是跳过出版社一方,由作者直接面向读者;美国众筹网站平台Kickstarter已经成功得到第一笔百万美元的图书出版融资:里奇?伯卢(Rich Burlew)是网络喜剧漫画《棍棒列队》(Order of the Stick)的作者,这部漫画的再版资金来自他的14000名书迷——人均约赞助了75美元。

虽然说数字出版领域的淘金热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通过赚取版税实现日进斗金真的具有发展前景么?这会不会刺激更多的学者转向自助出版呢?

大概不会。毕竟,大多数学术着作都只能卖出几百本。这些书主要靠出版商销往与之有良好关系的图书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该出版社的信誉和口碑。

实际上,图书所承载的出版社威望和口碑,是作者所得到的最有价值的回报。如果在某一出版社出版的书有助于得到你所期望的职位,你会如何量化它的价值?你又愿意付多少钱来树立你所着作品的口碑,来使书的口碑超过该领域顶尖出版社的口碑?15万美元?30万美元?还是更多?

斯皮纳兹就十分赞同该观点。他把《拓宽视域》一书看做是一本教材或者说是一本科普读物,而非学术成果,也希望这是一本大众买得起的书。他把数字化的自助出版视为“一个大型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其他开放型媒体(如学术博客和社会媒体)的自然延伸”。他的第四本书将通过出版社出版,因为他说:“专注严谨的学术着作需要更严苛的审编。”

当然,即使是在更狭窄的教科书领域以及其他或平行或交叉的专业出版领域,获得现金回报并不是自助出版的唯一优势。“自助出版的优势还在于,我能够自主添加更多的内容,而其中一些内容在传统出版商眼中肯定是要被枪毙掉的,”斯皮纳兹说,“书中的一些细枝末节往往就定下了全书的基调,我不想放弃这些有助于更好地建立读者关系、更容易让作者领会我的思想的细节。”

自助出版的诸般优势可能会令其在青年学者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熟练掌握数字化技术的青年学者看来,数字化的人文主义运动已经在逐渐削弱学术交流中专着、论述的中心地位。

在今天,越来越多的数字化人文主义者不仅共享他们的研究成果,更是分享着研究的全过程——比如发布各种未经编辑的原语言;展示编辑、排列元数据的过程;呈现所收集的原始数据、文本注释等。由此看来,富有数字化、多模式化、社会化和动态性特征的学术研究确实已不适合(也无法)通过纸张打印出来。弗吉尼亚大学人文技术研究机构的杰罗姆?J.麦克甘(Jerome J. McGann)和他的同事们很早就通过“罗塞蒂存档”和“第六十号项目”验证了这一点。

不过,偏离“图书”这一载体并不会削弱或破坏出版。相反,每一个新出版平台的增加都会加重学术交流的负担。

当共享式出版成为一种日常行为,成为一种在学术领域和教学领域都十分普遍的现象,就表明学术专着或教科书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从只能高高仰望走向了平等的商讨模式。当然,出版人才仍然迫切被需要——只不过不一定只是图书出版人才。达纳?博伊德(Danah Boyd)是微软、哈佛大学和纽约大学的研究员,在发表权威性的学术论文之前,这位年轻的学者总是活跃在社会媒体上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和见解。

再三斟酌,“自助”出版可以算是学术交流民主化最贴切的描述方式了。大多数年轻学者都拥护数字出版,尤其是拥护随之带来的开放存取运动——它使学术资源最大化地共享——营利并非其目的。人人都可以开辟一个可信的网络评论,也可以创立一本“学术期刊”或一家“学术出版社”,但前提是“在网络环境下”。

由于学术出版总是藏头露尾,而且正在从大众化的“公共领域”转移向更集中化的利基社区。针对这个现状,我们确实应当好好思考如何在学术出版“动力稀缺”的状态下实现专业细分。大多数细分后的机构仍然能够为他们的员工贴上“信誉良好、口碑俱佳”的标签,还能把新入行的员工培养得更具有专业精神。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自助出版可远不止淘金这么简单的原因。

推荐阅读
word的默认页码位置位于纸张的右下侧,但不利于双面印[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的错别字检测在首次运行时,需要加载系统[更多]
论文格式大师,支持文件模板的在线保存,下次使用时只[更多]
  • 联系我们
  • 010-86209930
  • admin@aazz.cn

论文格式大师官方微信